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一个飘出去的窗的故事

一个飘出去的窗的故事

金百利旗舰店 / 2019-02-18
[] [] []

一个小小的飘窗,就是装修考卷里一道分值不高,要命的知识点却不少的综合题。bobo的故事,从装修到一半,业主发现同小区有人砸开了飘窗,于是自己也心动开始。飘窗的面积并不大,也就是买一份薯条附带的番茄酱的事——但是也确实有人,没有番茄酱就吃不下薯条的。这事往往在装修到中间开始被提及,砸开后业主常会咕哝一声“好像不大嘛用来做啥呢”,几个方案之间纠结到最后一刻拍板,最后一算花钱怎么这么多呢……

与装修有关的很多事,可以浓缩在不起眼飘窗的一方螺蛳壳里。

一个飘出去的窗的故事

心里默念:不敲那是最好

以上说到的的故事,户型是小高层中常见的一梯两户,两房,小半包。水电刚结束,业主:“W队长,我家飘窗可以敲开么?”

队长心里默念:希望是个外机位,不能敲。但是业主的提议必须重视,回答曰:“我帮你看看。”

这事简单来说,就是窗户下的那个箱体空间,有可能是面向室外的,经常是空调外机位置——那就没有砸开飘窗的可能性了——如果属于室内部分,这故事就还很长。能不能砸,有没有故事,就取决于这一点。

当然您也猜到了,bobo的故事里,飘窗肯定是属于室内的,否则两段文字过后,本篇就要谢幕。

一个飘出去的窗的故事

​ 题外:

后来队长遇到设计师,问:“你怎么之前没有考虑飘窗的事?”

设计师答曰:“可能违章的事尽量不要折腾。另外么,不要纠结变数,再说控制预算,有利于签单。”

队长:“……”

行或不行,玩的就是暧昧

这是一部青春校园爱情言情狗血剧。

男生: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女生:哎呀,好像有一点,我也不知道……

这背后是两性之间经济学范畴的计算,在人类文明赋予个体“责任”这个概念之前,男性决定喜欢的成本很低,而女性的选择必须十分谨慎,但是为了保持更多选择的可能,本能地必须会暧昧。

在“我家飘窗能不能敲”这个问题面前,物业的态度基本上是受雌二醇作用下的模棱两可:你要追求(你要的效果),你大可以追求,但是你的问题,似乎总是有点问题,所以不可能给你肯定的答复,而鉴于某些时候还是需要你的(物业费),也不好生硬地给你否定的答案。

这个剧情大家不陌生,对吧。好吧,bobo提醒业主去和物业管事的大叔沟通一下飘窗事宜,得到了预期中的,从哪个方向去理解都能对至少一半的回答。没有强硬的反对,你就看作默许好了,这事不能勾勒得太细。

一个飘出去的窗的故事

公地悲剧,话题有点严肃

有的飘窗敲开,就是一堆砖块,或者有意思意思的混凝土和女士项链粗细的钢筋,那就没什么问题了,直接下一段。

如果敲开飘窗,发现有贯通的,大拇指那么粗的钢筋——恭喜,您有机会可以深切体验一下经济学上的“公地悲剧”剧情了。

大概半个世纪前,英国学者哈丁发表《公地的悲剧》于《科学》杂志。在公共草地上,有一群各自为政的牧羊人,每增一只羊,收入增加,草地负担也增加,直至过度放牧。经过思考,某牧羊者决定加羊增收。见有利,众皆效仿。羊不受限,牧场恶化,没有赢家,此为悲剧。

一个飘出去的窗的故事

​大楼就是草地,飘窗位置的钢筋混凝土梁就是增加的羊,每一个人都是牧羊人。整栋楼切掉少数几根梁,大概率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有了少数,就有了挽不回的结尾。

bobo只能希望大家切到的只是项链般粗细的钢筋,那就不必陷入剧情中;或者业主们项链如钢筋般粗细,根本没必要在乎这个小小的飘窗……

一个飘出去的窗的故事

兵马未动,先算粮草几许

业主与物业沟通当日,转达队长:和*号**室一样,把飘窗打开。

须臾,队长告知:已经去隔壁看过了,飘窗里面有梁,梁里面有大号钢筋,不敢动。其他我可以解决,如果梁拆下来,我可以负责清理。这些清理加起来,算我一个人工(费用)就行。

业主:那这根梁怎么办……?

队长:您自己找个做切割的,大约来一次400-500元。

业主:哦,还会有其他开销么?

队长:砸开有时候,里面会有垃圾要清理,这个我就顺带了。里面的地坪,可能需要补平,外墙的背面,应该是要粉平的。

业主:相对于面积,都是零头,开动吧!

一个飘出去的窗的故事

放不放空,飘窗两选问题

此时飘窗局部方案已有变化,bobo提醒业主,应该找设计师聊一下这里的布置方案。

业主:我都已经想好要做什么了。

bobo:还是问一下设计师,你想的是这个局部,设计师要想的是整体效果。还有,窗帘的位置总需要变化一下吧。

其实业主说的“想好做什么”,无非就两个方向:放空或封闭。我们来仔细看看这个飘窗的尺寸,飘窗旁的走道,宽度670mm,留给窗帘的宽度160mm,飘窗的进深620mm,合计窗沿到床边1400+mm。

也就是,拆了就具有一个可以用来转呼啦圈的空间,放一张小桌子两张小椅子。看图,此为放空。也可以,做一个箱体,上面覆盖一块大理石,外观上这个飘窗似乎是没有拆除过,此为封闭。

一个飘出去的窗的故事

​两个选择之中,bobo觉得封闭起来做一个箱体,是大多数业主打算拆除飘窗的初衷,这一次也不例外。一个箱体储藏空间,有多重要?家里有孩子你就懂了。

一个飘出去的窗的故事

​ bobo提醒:打开飘窗的时候,建议您去实地看下。下过雨以后再去看下,是不是有潮湿的迹象,是不是渗水。另外不论有没有潮湿的痕迹,尽量让你的箱体板材离开墙地基层一公分。

尚有折衷,横梁可以不拆

如果只是为了增加储物量,而砸掉这个飘窗,我们尚有可以努力的方向——增加储物量,而不切掉梁。bobo把想法总结为六个字:上翻盖,下抽屉。

这方面bobo拉了专业做橱柜的黄宝同学,把我的想法描述了一下,让他给了我一个方案,顺带把报价也粗略估计了,大约1500元/米,话不多说直接看图。

一个飘出去的窗的故事

​bobo再附加一个提醒项:如果下方做抽屉,抽屉面板就要落地,在两侧要有让踢脚线收口的设置。

看起来是麻烦一点,做起来是费力一点,用起来是不爽一点,但是梁保住了,建筑的结构主体没有毁坏,利人利己,算是公益。

编辑留言:为波波的文章做编辑,通常总能读出一点“理科男的浪漫“。想到他在读者群里,认真地分析面膜的成分以及作用时,较劲于海参的营养成分时,-------我仿佛能看到许多手机背后的那些白眼。这样的认真劲儿,特别适合做一个工长,事实上波波如今正在主持装修情报的找工长读者群,欢迎需要工长的读者们加入,可私信小编拉您。

© 2005-2019 他长的好帅谁见他不动容。不是吧你难道也相信爱情。不是爱情是他来了对万物的形容。看那万山红透一点朱砂墨点秋。听那万物进梦窸窸窣窣一点点静。谁在乎你的无动于衷谁在乎你的翩翩舞动。早就陶醉于这漫山的红中只知道都是枫。枫的浓情枫的血脉之浓。它是一点火焰萌发在梦中只等到秋来一起醒梦。爆发一切在一夜之间全部爆发管你什么一点绿叶一点红一片红叶藏于彩虹。我要的是全部全部覆盖在我的梦中全是我的红全是我的红。中国你还记得那个梦吗。那个属于中国的独特的红你想让她像枫叶一样吗。在收获的季节把所有都镀上一层绚烂的红。听国歌唱响天空一抹艳丽的红。多么熟悉的星星多么渴望的高兴沉寂了许多年的英雄是否一直都在闭关中。何时又能让手中的利剑化为真正的中华神龙。翱翔于九天之中响起震慑四方的龙吟声。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